bf1kiss0502

私设如山/圈地自萌

try

bgm:《try》-asher book
允在only/私设如山

——it's time for us to face the truth cause we are coming to each other to change.


如果阳光照射在郑允浩的脸上,连眼角那道浅浅的疤痕也能看得如此清楚。每当此时,他看着他会习惯性地失神起来。然后,那个人的嘴角扬起来,带着那颗小小的痣,用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叫着他的名字。
“在中?”

对,金在中知道,他一定会这样。

在漫长和短暂难以界定的人生里,他们或许早已习惯一起做着许多事情。年少的时光于他们并不算多幸运,所幸也并不冷酷地
有着一些细小的温柔。

(一)

时间:凌晨两点
事件:失眠

从床上坐起来,摸了摸睡得有点乱七八糟的头发,金在中对这样的情景还是有点难以习惯。
在家…
退伍的日子仿佛早已过去了太久,又恍惚还是昨天的样子。重新面对镜头的生活将他拉到许久之前的节奏,压力也好,不安也好,总归是有种时间倒流的错觉。初出道的新人时期已经过去了太久,但是阔别两年,竟然又在自己即将步入32岁的日子里有了些类似的体会。
他看向天花板发呆起来,又自嘲地笑出声来。说了是大叔啦大叔,还在这失眠的半夜里伤春悲秋起来,不知道等到郑允浩退伍,会不会也有和自己这时候相似的情绪呢,到时候自己可真是他的前辈了,可以好好地开导开导他。
在脑内自动想象出了如果是那样的画面,想象地到他有些不安又坚决去做的那样子。然后顺便觉得失眠夜的天花板也变得有点可爱起来。

(二)

其实退伍之后反而更难和仍在部队的某人联系了。金-设计师 坐在工作台旁一本正经地出神起来。昨夜并不好的睡眠让他喝了几杯咖啡勉强打起精神来,不过倒是比宿醉后好受地多。除了最开始几天和各路朋友的聚会,自己的时间就再次交给了工作来支配。两年的空白,一想到这个就要再再次地催促自己来,但借由兵役等等各种堂皇理由的掩盖下,和郑允浩的联系反而比以前轻松了不少。他们都是会为工作而忙碌的,作为所谓爱豆也好,作为真正的歌手舞者也罢,满世界乱飞自然是不在话下的。
对,我们都已经习惯。只是 可能会有点 不同以往的寂寞吧…?
在状态差的时候,在两个人不联系不相见以为就这样吧 的那时候,金在中也常常是失眠的。过去二字于他们像是一根刺横亘在那个地方,明晃晃地要伤人却也不能够,也舍不得去拔除。那个时候的自己在想着什么,一定也是觉得寂寞吧。

区别在于,两个人的寂寞相加 和 等待着一定会来的他。

(三)

金在中知道,郑允浩喜欢的那些词语。比如 努力,比如 梦想。在彼此十几年的岁月里,他看他向着光奔去,但他从不是他的追从者。
在时光的飞逝里,没有人一直在原地,没有人未曾改变过。但是为彼此所保留的 所有的 “他一定会”的事,从来不会有分毫差错。

与你比肩共赴 人生之约。

the end.
迟到的情人节礼物

马一下梗


恋人三十题 同居



伪现实/日常琐碎
我所有的漂泊,都是为了走上向你的归途。 ——金在中

入了冬的夜空似乎会比一年之中其他时候更加温柔,或许是因为寒风有些凛冽,深蓝色的天空反而多少能给人带来些慰藉。

金在中就这样围着围巾,只戴了一副墨镜,冬日的冷风有些呼啸地在身边逡巡着。他冷地跺了跺脚,加快了向停在路边的车走去的步伐。车上人早已累极,就在他去超市的这间隙里都能打个盹小憩一会儿。看着坐在座位上还是那样靠着椅背仰着头,张着口,睡得毫无形象的那人。金在中嘴角有些恶质地挑了起来,又轻又快地反手关上了车门坐上驾驶座,怕车外的寒风叨扰了此时的睡意。

他把车开得比平时慢了许多,一副并不怕有私生跟着的坦荡模样。也是,毕竟深冬,风刮地能冻死人,再加上已经凌晨两点,首尔早已没有平日的熙熙攘攘,大街上空荡荡的,只有他们的车驶过落叶时发出细碎的声响。

晚上真是太冷了,金在中一边开着车一边在心里细细地想,郑允浩每次又回地特别晚,得给他再买件厚大衣才行,围巾家里倒是有不少,手套…他那个丢三落四的,估计过不了几天就会少一只。要不买那种两只连在一起的手套?脑补这某人脖子上挂着那种一线连的手套(还必须是花花绿绿的儿童款),金在中不禁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想到什么了这么开心。”熟悉的男声从后座传来,并非疑问的语气带着尚未完全清醒的慵懒,郑允浩坐直了些,盯着前方人后脑勺有些可爱的发旋。

“醒了?本来还准备进车库之后再叫你呢。”金在中一面专注着路况一面同他说着话,“不过也就快到家了,你回去再睡,别再在车上睡着了啊,到时候我可不叫你。”毫无威慑力的威胁让郑允浩有点好笑,又突然想做点许久未做的恶作剧。把还有些冰凉的手猛地塞进金大司机的脖子里,激得他抖了一下。“呀!”车子的行迹诡异地扭动了一下:“很危险的啊!突然是要干嘛!”从车镜里狠狠地瞪了一眼脸上挂着得逞的笑的郑允浩,金在中简直气结:“不是在车上呆了有一会了吗手怎么还这么凉!等回家再收拾你!”终于把司机大人的注意力拉到自己身上来的一向成熟稳重的(?)某里徳有些抑制不住的得意,瞌睡虫也跑了一大半。

接下来的路程某人便安分了许多,金在中甚至怀疑他是不是又睡了过去,悄悄地往后瞟一眼却正对上那双含笑的凤眼。

一路无话,却也不会觉得丝毫无聊。自然而然地习惯了对方的存在,就连沉默都变得自然而然。
终于抵达目的地,车驶进隐秘住宅黑暗的车库中,一路风尘仆仆,在金在中打开车门时掉下些许积雪。提起放在副驾驶座上的菜,等在车外的郑允浩便顺手接了过去。车库里还是黑洞洞地有点冷风的,紧了紧脖子上的围巾用手牵住那人空出来的左手向电梯走去。比自己体温高一点,依旧细长漂亮有茧的手,金在中不知又想到什么,大眼睛弯起来,笑意满满。

“呐,下一次我们一起去逛超市吧。”有些孩子气的话语让两只手都不得空的郑先生侧了侧头看牵着的那人突然心情大好的样子,不由得跟着嘴角上扬:“好啊。”

你在。看起来无法实现的未来,我也会与你共赴。 ——郑允浩
【Fin.】

〖话唠时间〗
如果有人能看到这里先一万个么么哒哈哈( ´・ᴗ・` )[虽然应该不会有人看]这篇真的就是连日常都不算嗯哼→_→其实差不多两个星期之前就写完了2/3,但是这几天狂降温+在中二辑预告出来虐狗…自己给自己撒点糖渣吧😉